故乡的雪

2021/11/02 浏览量:作者:谭守学

  故乡雪山的雪,富有特色,充满诗意。那片片晶莹轻柔的雪花时时在我脑海里绽放飘洒,让人眷恋不忘。

  快下雪了,天气骤然变得十分阴冷,然后是风雪交加,雪随风舞,一片迷朦,细细查看,颗粒状的雪粒,又多又密,快速降落,沙沙作响,这种雪粒较冰硬,落地后不会立即融化,很快树梢上、房脊上、山石上等较高的地方就积攒了薄薄的一层雪,紧接着地面凸起的地方也有了积雪,不过,此时的雪看上去算不上十分洁净,也不是很白,因为最下层的雪在慢慢融化,同时也消耗热量,使地面气温迅速降到零度以下,气温越来越低,雪层也越积越厚,直到封盖住山川大地,房舍草木。不大一会儿,茫茫大雪便主宰了整个时空,不知不觉中,细小的雪粒已经变成了轻盈的雪花,那无数酷似白色蝴蝶的小精灵,在漫无边际、天地一体的空间里随风起舞,风歇了,多菱的雪花变得又轻又薄,颜色也更透更白,像鹅毛似柳絮,密密茫茫,毫无规则地轻轻飘洒着,置身其中,立马有了天人合一的感觉和似凡似仙的体验。此时,你会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,接几片雪花,看着它慢慢“凋谢”,或许,这是你能够看到的开谢最短暂的“花”了,再抬头仰面,让雪花落在脸颊上、嘴唇上,一刹那间的清凉与交融,真爽!

  雪停天晴,你会发现迎风坡地的积雪大都在一米以上,平地也足有一尺厚,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格外圣洁耀眼,哪是路哪是地,哪是沟哪是坎,一时很难分辨,稍不小心,就可能跌入被大雪掩藏的沟坎之下。人在雪上走,咔滋咔滋作响,脚下先软后硬,颇有情趣,小孩最喜欢那奇怪的声响和走动的感觉了,此时,你也会童心大发,不由自主地要打个滚儿,然后再捧起一捧雪,细细地观赏后,慢慢地捻起一小撮放进嘴里品尝一番,那瞬间的冰凉立马会让你神清脑醒,心无杂念,不经意回头,看到自己那一串深深的脚印,真不忍再下脚去践踏那暴风雪所塑造的原始之美。

  抬头仰视披上洁白盛装的雪山峰峦,顿感气势磅礴,那冰清玉洁的山脉,神似舞动的银色巨龙,南北蜿蜒数百里,北连“菩船岭”,南向“高观山”,白雪覆盖下的那数万亩马尾松连绵起伏直逼天际,海拔1100米的主峰,直插碧空,从东南方向一眼望去,恰似一个披挂整齐的将军,跨着一匹烈烈嘶鸣的天马,跃马扬鞭,由北向南飞驰向前。

  雪,让这里的山变得英武壮美,让这里的世界变得单纯高洁,让融入其境的人也变得清纯忘忧。

  忽然,一群孩子嬉戏追逐着一个红衣女孩,从我身边跑过,沉寂冰凉的世界瞬间充满了朝气与活力,我被感染了,不由自主地加入了她们的游戏,堆雪人、打雪仗、还有相互恶作剧……,一下子使我又回到了久违的童年。

  雪花真好!真希望它融化得慢些再慢些!让时间去冬眠,让童话能延续!

  
(作者:系四川省巴州区老促会常务理事、副秘书长,区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干部)